阿文版 | 英文版 | 儿童版 | 女性版 | 中文版

伊斯兰讯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 > 感悟 >

【一位基督教牧师加入伊斯兰的历程】

时间:2017-02-14 00:10来源:网络编辑 作者:安拉之剑 编辑 点击:
正是真主的慈悯,真主给予我们伊斯兰的真理,真主揭去了我们耳朵上的重听、眼睛的翳膜,我们的心灵不再有任何封印——他指导了我们。


很多人问我,作为一名基督教牧师怎么就信仰了伊斯兰,而且在我们听到太多关于伊斯兰的负面消息的当前?有些人感到好奇,有些人则对我皈依伊斯兰的行为极为恼火。还有人质问我怎么能背叛耶稣,怀疑我是否真的理解了圣灵。甚至有人怀疑我是否有“天生反叛”的性格,我的灵魂是否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救赎。这些都是非常好的问题,我将会逐一回答这些问题。同时我感谢那些对我的经历感兴趣的人,我也乐意与他们分享这一谦卑的故事,愿真主佑助成功。
一位非常友好的基督教绅士在电子邮件中问我,什么因素、怎样的因果促使我走向伊斯兰。下面文章的内容或多或少摘自寄给他的信件。


 优素福·艾斯塔斯
自我介绍
我叫优素福·艾斯塔斯,但在过去我的朋友把我叫斯科普,1950年代,当时只是一个未成年人,我一边宣传基督教一边从事娱乐和音乐创作。我父亲和我一块开了一家乐器店铺,兼营电视和广播节目,还从事户外活动(以赚取利润),我主管音乐,经常骑着小马扮演“小丑斯科普”给孩子们送去欢声笑语。
 我曾经的身份是美国联邦监狱局、华盛顿特区牧师。我曾接待了访问美国的联合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代表团。现在我是穆斯林,我经常参加美国穆斯林的各种活动,出席穆斯林学生和年轻的穆斯林儿童学校组织的活动。因此我有机会到世界各地演讲,与他们一起分享伊斯兰经典《古兰经》里面对耶稣的描述,我们与持有不同信仰的人们进行讨论和交流,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拉比、牧师一块工作,我们在慈善机构、军队、大学和监狱里面进行宣教,首要目标是教育和交流,以使人们得到关于伊斯兰的正确信息以及穆斯林是什么样的群体。虽然现在穆斯林群体与庞大的基督教徒在人数上不相上下,但是我们看到某些自称穆斯林的人,他们既没有正确理解伊斯兰,也没有把“和平、和谐的伊斯兰理念”准确无误地传达给世人(不少人认为学习阿拉伯语等同于学习伊斯兰)。
 呵呵,我是不是描述自己过多了?说说我的背景吧,对那些可能通过我的经验来解决基督教内部存在的问题的人来说,不无裨益。
我如何转向伊斯兰
我们或许对真主、耶稣、圣位、罪恶以及拯救的观念和认识稍有差异,这的确令人诧异。但是要知道,我曾经和许多人共呼吸、同命运。的确,我曾经和他们在一起,现在需要进一步解释发生这个结果的原因。
生来就是一名信仰坚定的基督教徒
我出生在美国中西部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教气氛的家庭,我的家族和祖先不但出资修建教堂和学校,而且实际上因为同样的原因最早来到这里。1949年,当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在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市重新安了家。当时我年纪很小,却渴望跑到别的教堂去了解他们的传教活动与所传播的信仰。这些教堂的信徒包括洗礼派教徒、循道宗信徒、圣公会教徒、神恩运动、拿撒勒信徒、基督教会徒、神之会徒、基督教神会徒、爱德会徒、天主教徒等组织或个人。我渴望了解“福音”或者我们所说的“喜讯”。我的研究不限于基督教,实际上,我研究了印度教、犹太教、佛教,还有美国本土的各种宗教,唯有对伊斯兰我并没有深入研究。这是为什么?这个问题提得好。
音乐部门负责人
在这之前我对不同风格的音乐产生了兴趣,特别对福音和古典乐曲情有独钟。这首先是因为家庭的影响。我的家人都对音乐和宗教感兴趣,自然我也不例外。我在宗教和音乐两个领域都有才华。这样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各个教堂的音乐负责人。1960年开始了我的音乐教学工作,到1963年,在马里兰州朗诺儿市有了我自己的音乐制作中心,称之为“艾斯塔斯音乐中心”。
在德克萨斯、奥克拉荷马以及在佛罗里达做生意
三十年过去,我父亲和我一起做了很多生意。我们经营娱乐业、各种展览以及其他赚钱的生意。从德克萨斯、奥克拉荷马到佛罗里达州,我们开设了钢琴、乐器店,赚了几百万美元。这些年我们不停地追求真理、寻求灵魂得救的道路,然而我们的内心并没有真正安宁过。我相信你们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上帝创造我?上帝要让我干什么?究竟谁是上帝?我们为什么相信“原罪”? 为什么阿丹的子孙要承受他的“原罪”而且永远受原罪惩罚?……如果你向别人提出这些问题,他们会说,既然你信仰上帝,就不应该问这么多问题,或者他们告诉你这是一个“神秘问题”,不要过多询问,并告诉我“兄弟,这就是信仰。”
三位一体的观念
其实在《圣经》中找不到“三位一体”这个词语,这的确令人困惑。先知耶稣升到真主那里200年之后,有基督教学者提出了这个概念。我要求一些牧师解释“独一”怎么就变成了“三个”,为所欲为的上帝怎么不饶恕人们所犯的罪行。与此相反,上帝倒变成凡人,来到大地上,成为肉身然后清除人们的罪恶,却在人们的心目中仍然保持他是宇宙之主,无论在宇宙之内还是之外,干他想干的事。他们这些人除了提供这样的解释、打这样奇怪的比喻之外,再也不能回答任何问题了。
父亲——被任命的非提名牧师
我的父亲一直支持教堂工作,他尤其支持教会开办的学校。1970年代他被任命为牧师。父亲和他的妻子(我的继母)认识许多电视布道者,甚至拜访“口语罗伯特”节目主持人,在建设奥克拉荷马州吐尔萨市“祈祷之塔”电视台一事上,他们给与大力支持。他们还是吉米·斯沃戈特(Swaggart)、吉姆和塔米·费贝克(Jim and Tammy Fae Baker)、杰瑞·菲尔沃尔(Jerry Fallwell)、约翰·哈格的支持者,甚至资助帕特·罗宾逊,他是穆斯林的最大死敌。
分发赞美耶稣的录音带
1980年代,父亲和继母一起十分热心地分发“赞颂”耶稣的录音磁带,他们把这些磁带分发给退休人员、医院病人和在家的老年人。“为了耶稣——救世主,拯救人们的灵魂,”我们日复一日不停地工作。
会见埃及商人
1991年初,我父亲和一位来自埃及的商人做生意,父亲告诉我需要和他见面。当我想到这次会面具有国际氛围,觉得十分兴奋。通过这个埃及商人,我可以了解到金字塔、斯芬克斯、尼罗河的知识,还可以了解其他更多的新鲜事物。
他是一位“穆斯林”
劫机者、绑架分子、携带炸弹的人、恐怖分子——谁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当父亲提到他是穆斯林的时候,这些镜头轮流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很不情愿和这样的“劫机者、绑架分子、携带炸弹的人、恐怖分子、不信道者”接触。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想到这些心就蹦蹦直跳。我几乎不相信我的耳朵,一个“穆斯林”?绝不和他见面。我提醒父亲留心我们听说过的这些人的各种传言。
流言蜚语丑化伊斯兰和穆斯林——他们这样描述穆斯林:
他们不信仰上帝,只崇拜沙漠中的黑盒子,每天五次接吻土地。绝不和这样的他见面,我不想见这个“穆斯林”,绝不。而我的父亲坚持要我见他,并保证他是一个十分和蔼的人。我已经对他们有足够的了解,过去我们和同行的布道者旅行时,他们经常讲穆斯林、伊斯兰是令人可恨的,他们甚至编造一些莫须有的事,使人们无端对伊斯兰产生恐怖情绪。对于这样惹是生非的布道者,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的想法——让他信奉基督
突然我有了一个主意,“我们设法使他成为基督徒呀。”这样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与埃及人见面,不过见面是有条件的。见他的时候,我带上一本《圣经》、十字架,还戴上印有“耶稣——上帝”的一顶帽子。我同意星期天礼拜后会面,我们可以一起站在上帝面前向他祈祷。我像平时一样拿着一本《圣经》,把闪亮的十字架悬在前面,我会戴上写有“耶稣——上帝”字样的帽子放在前右侧,还有我妻子和两个女儿。做好这样的准备,生平第一次与这个“穆斯林”见面。
他在哪儿?
我走进店铺,问父亲那个“穆斯林”在什么地方。父亲指着一个人说:“瞧,在那儿。”我有点迷惑,他不可能是穆斯林,不,绝不是。 
包头巾和胡须在哪里?
我要寻找的人是这种装束:穿着大袍,头上缠着肥大的头巾、留着遮盖衬衣的胡须、眉毛横过额头、腰挎短剑、怀揣炸弹的巨人。
没有包头巾、没有胡须——没有头发
我要见的这个人没有胡须,实际上他连头发也没有几根,几乎是个秃子。他见到我态度友好、热情与我握手。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初次见面,谁都会这么办。我以前认为他们是恐怖分子、人体炸弹,此刻我怀疑这种看法是不对的。
他需要耶稣
这没什么关系,我要和这个人打交道。需要“以耶稣的名义”,“拯救”他。我,还有我主,一同去“拯救”他。
相互介绍和询问
我们相互介绍以后,我问他:
“你信仰上帝吗?”
他说:“是的。”(好!)
接着我问:“你相信亚当(阿丹)和夏娃(哈娃)吗?”
他说:“是的”(非常好!)
我说:“你怎样认识亚伯拉罕(易卜拉欣)?你相信他怎样为上帝牺牲他的儿子?”
他说:“是的。”(更好!)
接着我又说:“你相信摩西(穆萨)十诫以及分红海为两半这件事?”
他说:“是的。”(再好不过!)
我说:“对其他先知,例如大卫(达乌德)、所罗门(苏莱曼)、施洗的约翰,你相信他们吗?”
他说:“是的。”(了不起!)。
我问:“你相信《圣经》吗?”
他又说:“是的。”(好!)
现在该提最重要的问题了:“你相信耶稣吗?他是否是救世主?”
他还是说:“是的。”(精彩!)
好啊,没想到使他信仰耶稣比我想象的还容易,他只差了举行洗礼仪式,他或许还不懂得这一点。我就该成为那个帮他补办洗礼仪式的人。
令我震惊的是——穆斯林居然相信《圣经》?
1991年春天的某一天,我才了解到穆斯林相信《圣经》,我感到很震惊,这怎么可能?不仅如此,他们还这样信仰耶稣:
1、耶稣是真主的使者。
2、耶稣是真主的先知。
3、他没有生身父亲的奇迹般地诞生。
4、他就是《圣经》中预言的基督或“弥赛亚”。
5、 他现在在真主那里,享有崇高的地位。
6、在末日他将会重返大地,领导信众打败“反对基督的人”。
“为了耶稣——救世主,拯救人们的灵魂,”我们日复一日不停地工作,这就是我的最大成就,现在我要抓住机会让这个“穆斯林”皈依“基督”。
利用“品茶”的机会讨论信仰
 我邀请他一块品茶,他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去了一个咖啡馆品茶。期间我们谈起了我最感兴趣的话题——信仰问题的讨论。我们在咖啡馆连续谈了几个小时(我说话最多),我了解到他是一个友好、安静甚至有点害羞的人,他一直耐心地听我说,一次也没有打断我的话。我喜欢这个人的做事方式,同意他的某些想法,他极有可能成为一名基督徒。虽然他在我眼前,但我一时不知如何向他解释改变信仰的过程。
同意商业来往
首先我同意我们应该和这位朋友做生意,甚至鼓励他和我们一起到德克萨斯州北部地区搞商贸旅行活动。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各种信仰问题。一路上,我一有机会向他介绍我喜欢的广播节目,把赞颂耶稣的曲目介绍给这位可怜的人。我们谈到上帝、生命的价值、创造的意义、先知和他们的使命以及上帝向人类显示其意志等,我们还交流了个人的生活经历。
搬到我们家
有一天我了解到我的朋友穆罕默德要从朋友的家里搬出来,到一座清真寺附近居住一段时间。我告诉父亲是否可以邀请穆罕默德到乡下的家里,与我们一块住一段时间。在这里他找到了一份工作,得到一些生活费用。有一次我们计划到其他地方旅行,他刚好在。我父亲同意穆罕默德加入到我们的旅行队伍中。
继续担任牧师从事宣传基督教的工作
当然我继续找时间去访问那些在德克萨斯州的牧师以及布道者,其中一位住在德克萨斯——墨西哥边界附近,另外一位住在奥克拉荷马州边界附近。有个牧师喜欢带着小轿车般大小的十字架,扛着巨型十字架上路,拖着十字架过马路或高速路时,路过的司机们停下车问他在做什么,而他乘此机会把宣传基督教的小册子分发给这些司机。
牧师得了心脏病
有一天带着十字架上路的那位朋友心脏病突发,住进了退伍军人医院,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每个星期我去看他几次,经常带着穆罕默德一起去,希望我们拥有共同的信仰。我的朋友对伊斯兰印象不深,很明显他也不想过多了解伊斯兰。接着有一天,一个乘坐轮椅的病人进入这个病房,我走上前去问他姓名住址,他说他说不了,他没有联系方式,他来自木星。我当时就认为自己是否在心脏病室或者在精神病室。
那个轮椅上的人——需要上帝
我后来了解到这个病人很孤独,情绪受到压抑,在生活中需要人陪伴。所以,我给他“见证”上帝。我给他朗读《旧约》中约拿蒙难的故事。我说,上帝派遣先知约拿(尤努斯)到他民众那里,呼吁人们走正道。后来约拿离开他的族人逃离那座城市,乘船到了海上。一场暴风雨来袭,船几乎被暴风掀翻。船上的人趁机把他推到船边,一头鲨鱼游过来把他吞到肚腹,沉到海底。他在海底待了三天三夜。然而由于上帝的恩惠,鲨鱼把他带到水面,把他扔在海边沙滩上,他安全回到尼尼微的家。先知约拿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无法逃脱我们自己所处的困境,因为我们自己知道干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真主知道我们干了什么。
他竟然是一位天主教牧师
与这个人分享了这个故事,他看着我向我表示歉意。他为自己粗鲁行为感到难过,他说最近遭遇了不幸的事,他想对我忏悔他的罪行。我说我不是天主教牧师,对他的忏悔无能为力。他说这个他清楚。他又说:“我是一位天主教牧师。”
我又感到震惊,在这里竟然向天主教牧师宣传基督,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拉丁美洲的牧师
 在过去的12年里,他一直为天主教会从事宣传工作。大部分时间是在中美洲、墨西哥度过的,也时常到纽约市地狱厨房进行天主教的宣传工作。当时他出院后,需要找一个康复身体的好地方,再也不能与他以前的天主教成员一块生活。我跟父亲商量请他到乡下的家里,他可以和穆罕默德住在一起。人们都同意请他过来,这样他就搬来了。
关于《圣经》不同版本
安顿好了他,每天晚饭之后我们一起讨论宗教问题。我父亲拿来钦定版《圣经》,我找来新修订的标准《圣经》版,而我妻子又找到《圣经》的第三种版本(可能是吉米·斯沃戈特为当代人修订的新的《福音》,7卷本的天主教《圣经》,也包含新教的《圣经》)。这样,我们有充裕的时间讨论《圣经》的修订是否正确,当时我并没有努力说服穆罕默德成为一名基督徒。
阿拉伯文版的《古兰经》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版本
我们讨论《圣经》版本时,我就问穆罕默德,在1400的历史中,《古兰经》出现了多少版本,他说只有一种版本,而且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他还告诉我,数以千计的人背诵了《古兰经》,他们分布在世界各个国家。自从《古兰经》启示给人类以后的1400多年来,数以百万计的人能够非常流利地背诵它,并把它的知识传授给更多的人,很多很多人不差一个字母地完整地背诵了它。今天超过九百万穆斯林从头至尾背记了它。
这可能吗?
我觉得这不可能。但是毕竟《圣经》的原始语言已经死亡好几个世纪了。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过程中,许多《圣经》的原始记录已经丧失,从头到尾使人们记忆《圣经》已经很难了。
牧师去了清真寺
有一天,牧师要求穆罕默德陪他到清真寺走一趟,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他们回来后谈到他们的体验,我们迫不及待地问牧师清真寺的情况以及举行的仪式。他说其实他们也没有举行什么特别的仪式,他们来到清真寺祷告,然后就离开清真寺。我说:“他们就离开了?没有演讲或唱歌?”他说:“正是如此。”
牧师进入伊斯兰
过了几天,这位天主教牧师问穆罕默德可否带他再去他们前段时间去过的清真寺。但这次不一样了,他们在清真寺待了很长时间。天黑了,他们还没来,我们担心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很晚他们才来,在门口我一眼认出了穆罕默德,站在他身边的人是谁呢?他穿着白色长袍、戴着白帽。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竟然是牧师。我惊讶地问:“彼得,你成了穆斯林吗?”
他说他就在上一次去清真寺的那一天,就已经进入了伊斯兰。牧师成了穆斯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你瞧吧)。
我妻子宣布加入伊斯兰
我立即上楼沉思了一会儿,接着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妻子。她就告诉我她也要进入伊斯兰,因为那是真理。
令人震惊的行为
我震惊了,我立即下楼叫醒穆罕默德,拉他到楼上,和他讨论要紧的事情。那天晚上,我们边走边谈到,一直谈到天亮。
真理来了
到了穆罕默德做“晨礼”的时间(穆斯林的早晨礼拜),我知道真理来到我的心灵,现在该是我行动的时候了。我到屋外父亲的房间找到一张胶合板,平铺在地上,又铺上毛毯,垂头于地面,朝向穆斯林每天五次礼拜的方向。
真主啊!引领我吧!
我伸开身体、头着地,我祷告:“真主啊!引领我吧,引领我吧。”
我内心的迹象
过了一会儿,我抬起头看了一下,在空中没有看见小鸟或天使来临,我也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或音乐,也没有看见光亮。我注意到我内心的确发生了变化。我清楚地意识到再也不能说谎、干见不得人的事了。现在我要干诚实、正直的人所干的工作,我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事了。
清洗掉“旧我”
我上楼举意洗大净,洗掉有罪的旧我,要重新做人,开启新的生活,这一生活建立在真理与证据的基础之上。
新生活的到来
那天早上11点整,我站在两位证人之前,一位是原天主教牧师彼得、还有一位就是穆罕默德。在他两位的见证下,我诵读了“作证词”:“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他绝无伙伴;我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使者与他的仆人。”
我妻子也进入伊斯兰
几分钟以后,我妻子也诵读作证词,三个人见证她的皈依(我是第三见证人)。
我的父亲是第三个进入伊斯兰的人
我的父亲在这个问题上还有所保留,几个月之后他也宣读了见证词(公开的见证词),皈依了伊斯兰。他和我还有其他人一起在本地清真寺礼拜。
孩子们也相继皈依
孩子们离开了基督教学校,开始在穆斯林学校上学。十年过去了,他们背诵许多《古兰经》以及伊斯兰的基本内容。
继母最后进入了伊斯兰
我继母在去世之前也承认耶稣不是真主的儿子,他只是真主的一位使者,他不是真主。她在诵读作证词几个月以后,以86岁的高龄去世。愿真主接受她的见证词,阿米乃。
穆斯林的新家——新的目标
现在该停下来,认真思考一下了。我这个家庭成员背景不同、民族各异, 是伊斯兰把他们凝聚在了一起,他们一起学习伊斯兰知识,认识真主的恩惠、了解宇宙的养育者。
想想吧,一位天主教牧师、一位福音的热心宣传者、基督教牧师和基督教学校的热心支持者、还有儿童、甚至他们的祖母——他们都皈依了伊斯兰!
真主的慈悯和指导
正是真主的慈悯,真主给予我们伊斯兰的真理,真主揭去了我们耳朵上的重听、眼睛的翳膜,我们的心灵不再有任何封印——他指导了我们。
现在各位了解了我们进入伊斯兰的经历、成为穆斯林的故事,在互联网上有类似的动人故事,请你们花点时间阅读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我。让我们一起分享真理,理解我们的起源以及今世后世的归宿。
我写了我的信仰历程,并且在网上发表,有许多网站转发了我的文章,成为了“基督教牧师皈依伊斯兰”的有名的典型事例。
我再一次感谢你们的来访,感谢孩子们的朋友发来的电子邮件。如果没有他们的邮件鼓励,我可能完成不了记录我家人、朋友、我自己进入伊斯兰的文章。
愿真主指引你走上真理之路,愿真主使你心胸开阔、思想敏捷,勇敢面对世界与生活。阿敏。
愿真主赐你平安。


(责任编辑:isla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在评论内容最后注明“网友评论,不代表伊斯兰讯息网观点!”字样。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